纵横首页 纵横书库 纵横动漫 小说排行 纵横书讯 作者专区 纵横社区
发新话题 发表回复
打印

[评论] 浅评洗芝溪《百年游戏》

本主题由 好米 于 2011-11-24 22:01 设置高亮

浅评洗芝溪《百年游戏》

洗芝溪《百年游戏》(某点公众作品、应作者要求、不是华山的求评作品)

  接评时到第8章第18回,共45万余字。

  ⅰ简介

  简介完全不合格。简介是对书名的补充,其存在的目的,是为了给正文内容做一个简单介绍,有相当大的广告作用。简介,应该突出主角,突出作品的卖点,对书名再诠释。这里解释一下“卖点”,简单地说,就是读者感兴趣的东西。简介,可以写几百个字,比书名长了很多,但是并不是就可以啰嗦,增加一些无意义的内容了。不能让读者几百字看完了,还不知道作者到底想说一个什么样的故事。不能太大、太空,要对正文有一定的指示性。

  ⅱ作品相关

  作品相关里有“主要人物简介”和“我为什么写小说”两篇,都没有太多存在的必要,尤其是后者。

  人物介绍、设定、资料等都可以在书中,慢慢的逐章体现。小说的作者,要努力做到一点:避免出现读者不感兴趣的内容。超过95%的读者,对正文前的人物介绍、设定、资料完全没有兴趣。

  至于向读者倾诉一类的事,不是不能有,但应该在合适的时间和地点。可能我下面的话,说得不中听:读者才不管你是为什么原因而写小说,他们只想看到一个有趣的故事;这一篇“我为什么写小说”只能起到一个“自言自语”的效果,完全不会引起谁的共鸣。

  不过,这里我也来和洗兄探讨一下小说这种文体的本质。“小说”就是“故事”,写好小说就应该像说好故事一样。

  原文中写到:“写小说大概有三个功能。首先是取代了日记。用一种客观的笔触记录我的所见所想,当几十年后再回头来看,应该会特别的满足吧。”

  可以取代“日记”的不是小说,而是“随笔”,或者说其实日记和随笔都是散文大类的其中一种。用写日记的手法写小说,想要进行文艺突破的话,是可以去实验一下,但是在网络小说中,是行不通的。

  原文中提到:“三年前汶川地震,当全国舆论一致宣传‘多难兴邦’的时候,我就写下了‘民实无知,帝惩其狂’的句子。直到三年后,当人们终于受不了环境持续的恶化,开始质疑地震是源于人祸,我觉得我真有先见之明。”

  姑且我先不评论这段话是对是错,但我想说写这段话不适宜在这里说。除了树立一个标靶以供意见相左的人攻击之外,不会有任何结果。想要在天朝的文艺圈或网文圈里混,是不能议论政治的。政治那些比厕所还肮脏的东西交给政客们去搞就行了。在清代大兴文字狱的背景下,造成了清代经学家们只研究学术,对时事三缄其口的做风,我的意思,你懂的。

  “文青”,是种病啊。为什么我这么说?这得从网络小说目前这个时段所起到的社会作用讲起。网络小说不是文学青年展现自己理想和追求的好地方,她的存在意义,目前主要是娱乐大众。网络小说不是用来说教的,也不是用来普及公众的知识的。

  原文中讲到:“有很多人说我的主线不明确,因为看了前三回,完全不知道我要讲什么。我表示压力不大。我们回想著名的小说,《三国》的主角诸葛亮是直到二十几回才正式登场,《红楼》更是全篇都不知所云。金庸的《倚天》《天龙》主角都在前十回没什么事,《射雕》《鹿鼎》你又能准确用一句话说出他讲了什么吗?即使网络小说界,《诛仙》的故事直到一半处似乎才真正开始,《新宋》的《十字》主角有很长时间不知道想要干吗,《庆余年》作者自己也说他的前面有些无聊。这些都不妨碍它们成为好的作品。所以问题不出在我,而是当下的网文界加速向快餐文学靠拢的趋势非常糟糕。当写小说已经与创作和审美都无关,只是一群工匠,在按一个固定的程序模板填写汉字,这你还能忍吗。”

  这里我想说几点:

  第一,洗兄,你的自我期许太高了。

  新人不能拿自己的短处和大婶们的短处去比。大婶们虽然有短处,但是他们的作品仍能成功,是因为他们还有过人的长处。

  这里我要集中“批斗”你一下,首先“《红楼》更是全篇都不知所云”是因为你没有看懂。诸葛亮并不是《三国演义》的主角。

  下面我都不想多说了,有金庸的笔力,写什么都会畅销,还能让影视剧反复重拍,照样收视率高。在通俗小说的世界里,可以说无论从商业成绩还是社会影响来说,二十世纪的作家里还没有谁达到过金庸的高度。

  第二,洗兄,你的心态不对。

  一本文学作品,不论是文艺的还是通俗的,能让人追捧,必有其过人之处。比如韩寒的小说,尽管我喜欢他的为人,但我并不喜欢他的书,但是我也只能说我不喜欢,并不愿、不能或者说不敢说他的书不好。

  文人相轻是古已有之的文人病。文人间“各以所长,相轻所短”。总是爱拿自己的长处,去比较对方的不足。

  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都至少有细微的差别,文人们因为思想、文体、用辞等的不同,相互轻视。归根结蒂,还是认为,只有自己的是对的、好的,其他人比不上,不超出《典论》上提到的“家有弊帚,享之千金,斯不自见之患也”的范畴。

  真正的宽容,是要认可文化上的多元化,世间的每一朵花都是独一无二的,各自有各自的美丽。文无第一,或者说在文学上,可以有很多并列的最好。

  所以,文学,包括小说、诗歌、散文等,是一个很主观的东西。每个人的思想状况、情感经历都不一样。诗、文,没有绝对的好,只有一定条件下的相对的好。

  第三,洗兄,你没有认清社会现状。

  从你所说的“所以问题不出在我,而是当下的网文界加速向快餐文学靠拢的趋势非常糟糕。”这一句可以看出。这是由市场决定的,或者归根结蒂地说是由读者决定的。这种变化,不是由编辑或是作者主观意愿的产物。

  所以问题还是出在你自身。打个比喻,猎人打不到猎物,于是抱怨猎枪不好,就是这么回事。

  很多刚步入网络文学界的朋友在碰壁之后,常会说:网络文学太商业化,YY小白文横行,真正的好文被埋没。我想请这些朋友问自己三个问题:

  自己的小说的文艺价值,又究竟有多少?

  是否看透了网络小说界的本质?

  是否真正意义上看不起大众文娱方式?

  先说第一个问题,如果自己的小说即没有多少文艺价值,又不具备商业价值,那么请问:还剩下什么价值?后面的我就先不说了。

  ⅲ楔子

  上面跑题了那么多,现在来说正文吧。

  先从“楔子”说起,确切地说,这不是楔子,而是吐槽。

  什么是“楔子”?这起源于元杂剧。

  “楔子”居于剧首,其主要作用乃交代故事情节之背景、原由,类似于今日戏剧中之“序幕”;亦常介绍剧中主要人物及其之间相互关系,类似于今日戏剧中之“演员表”。

  洗兄的楔子基本上只是关于自己文学观点的吐槽而已。

  这种伪楔子有一个极大的负作用就是破坏读者的代入感。

  ⅳ正文

  一口气看完了前二十章,其实文笔挺不错,想像力也很丰富,剧情可以说不落俗套。

  但是,在这些优点之下,又有极大的不足:

  首先是开局出场的配角太多,有走马观花的感觉。数量多,不如把相对不多的配角,写活。深度挖掘各配角与主角、各配角之间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。

  其次是主线不明。配角的出现、消失,要围绕着文章的主线。每一个配角,都应该是有用途的。当然,长篇网络小说到了中后期有目的地注水除外。主线不明,所以显得很零乱。

  《百年游戏》是伪游戏小说,或者说是披了游戏皮的军史小说,所以,一般的对游戏小说感兴趣的读者看完前面一二十章后,一般不会留下。而对军史小说感兴趣的读者,又惑于“百年游戏”的书名,发现不了这么本书。其结果是杯具性的。

  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是没有突出主角。我的观点是:别让配角抢了主角的风头。读者的代入感,是以主角为核心。配角太出彩了,相对来说,就破坏了对主角的代入感。简单而言:要把最重要的戏份,留给主角。新人的话,最好用主角视角,不写离开主角视角的内容。

  因为“代入感”在网络小说甚至在所有小说中,都是一个很核心的东西。不让读者产生代入感,而想让作品受欢迎、被关注,这好比想建大楼,而不起地基。所以一切破坏代入感的东西,都是不可取的。

  或者,洗兄会拿《倚天屠龙记》张翠山的例子来反驳。这里,我首先想要说:小说创作的时代背景不同,当下的21世纪10年代和20世纪60年代金庸写《倚》时大不一样了。

  换句话来说,50年前一个通俗小说,现在来拍剧集,还那么受欢迎,这本身说明一个问题。《倚》或者金庸的其他小说,都把人性琢磨透了。金庸和古龙不一样,他的小说从来不在情节上求奇,而会向内挖掘人性,然后内涵就深刻了。

  反观《百年游戏》,一直在堆情节,缺乏对人类心理的探寻和对人性的探讨。所以,请不要和金庸作品、《红楼梦》自比。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,甚至《庆余年》、《新宋》、《诛仙》也是。这里,我的话,可能说得很重,很不中听,但都是肺腑之言。

  ⅴ总结

  我大概只看到了第2章第15回涡阳,以下的等有了空闲再看。

  总结一下《百年流戏》存在的主要问题:

  堆情节、堆人物,不注意挖掘人物之间错综复杂的相互关系;

  主线不清晰,帮有零乱之感;

  主角不突出,代入感缺失;

  爽度不够,对小白读者没有吸引力,当然前三点就已经让老白失去兴趣了。

  

    

[ 本帖最后由 斯薇1242 于 2011-7-7 09:38 编辑 ]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  • 阿古 威望 +1 我很赞同 2011-7-7 09:43
  • 阿古 金钱 +99 我很赞同 2011-7-7 09:43
  • 阿古 喵喵币 +2 我很赞同 2011-7-7 09:43

TOP

发新话题 发表回复